这个病毒正吞噬着整个中国经济

2017-04-01 14:03 评论 0 条

曾经作为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县支柱企业之一的齐星集团,如今已基本全面停产,其背负的上百亿元债务,二级债务在上千亿,也使得邹平县面临区域性债务崩盘,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要从几年前的当地疯狂民间高利贷说起。

01

疯狂县级市的疯狂高利贷

邹平,一个坐落在山东省中部偏北,鲁中泰沂山区与鲁北黄泛平原叠交地带的小城,东接工业重地淄博,西邻山东省会济南,南依胶济铁路,北靠黄河,济青高速公路横穿而过。其历史可追溯到商周时期,西汉置县,古称梁邹。

在邹平县的长山镇,至今还有一条主干道名为范公路。战国时期的思想家陈仲子, 魏晋之际的古代数学泰斗刘徽,还有北宋名相范仲淹等等,都出自邹平。不过,如今这里更多的是以企业命名的乡镇、村庄和道路,比如魏桥集团起家的魏桥镇,西王集团坐落的西王村,或者长星集团门前的风电城路。

改革开放至今,邹平已经发展成为山东省数一数二的工业强县,邹平目前上市公司数量、融资额均居山东省县级城市第一,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排名常年在前20。

时间回溯到六年前,民间高利贷,是当时邹平年轻人从事的最为风光的“职业”,并以此为荣。许多人放弃自己稳定的工作,专门从事民间借贷,以此过上豪车出入、大手花钱的生活。

2011年至2012年之间,在邹平的大街上,宝马、奥迪、凯迪拉克、英菲尼迪、保时捷等豪车满眼皆是,驾驶者多为年轻人。当地一金融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在邹平众多年轻人看来,这是一发财的“门路”,而且投资少、收效快。

2011年,原本很多经常出现在农村村头、城市街头的年轻人不见了,他们挤在县城、乡镇各地宾馆。很快,当他们再次出现在村民面前时,座驾已是宝马、奔驰……在那个时候,民间借贷确实给他们带来了实惠,“一夜暴富”。

邹平高利贷崩盘后,处于无序状态,跑路者众多,有人为了追回投入的资金,不得不采取非常手段。在他的印象中,2012年的一段时间内,他所在看守所每天平均有2人被拘留,均因为非法拘禁他人。

背负着耀眼的光环,经历疯狂的民间高利贷之后,其内伤难愈,死亡悲剧、疯狂跑路等仍在不断上演。邹平“凭借”借贷规模、影响力等,在业界有着“民间借贷,全国县级城市看邹平”的评价。

02

长星集团的轰然倒塌

长星集团是邹平县长江镇的代表企业,旗下核心企业包括山东群星纸业有限公司、山东长星风电科技有限公司等,分属风电、造纸、建材及化工材料行业。2013年国庆期间,该集团传出60多亿贷款无法还息付本的消息,贷款涉及十几家银行,主要原因是被风电投资拖垮。

由于长星集团陷入债务危机,并申请破产程序的影响,从而引发广大金融机构对邹平县的关注,导致邹平县被划为金融高风险区。此后,各大金融机构纷纷压缩对邹平县企业的授信规模,上移审批权限,使得企业融资环境非常困难。

03

齐星集团,资金链断裂最终还是到来

齐星集团资金链断裂,36家金融机构存逾70亿信贷敞口。随着资金链的断裂,齐星集团多个项目因资金短缺相继停产。一位接近齐星集团的消息人士透露,齐星集团光一级互保圈就达百亿,外面二级互保圈更是在百亿到千亿级别,政府正在出台救援政策。

更令人诧异的是,齐星集团债务的总量不仅仅只限于银行业,还有很多社会欠债,这个数字大概在40亿元左右。齐星的债务链中涉及甚广,不但有多家担保企业,还有社会融资。所谓的社会融资,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“高利贷”。

27日,关于齐星集团的债务问题,邹平县等有关部门组织召开债权人会议,起草了《齐星集团有限公司银行业债委会合作公约》(下称“公约”)。从“公约”显示的数据看,仅在银行业方面,齐星集团的债务就超过70亿元。

这个“公约”包含36个债权方。对齐星集团的信贷规模在3亿元以上,有10家银行,超过1亿元规模的银行业机构有24家,其中,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成为重灾区,信贷敞口最多,高达7.3元,占债委会总信贷敞口数额的10.20%,也是唯一一家证券公司债权人;包商银行北京分行信贷敞口5亿元,占比6.99%,成次重灾区。

齐星集团控股的山东齐星铁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2010年2月10在深交所成功挂牌上市,但已于2014年12月15日将其持有的78754674股公司股份转让给龙跃投资,齐星集团目前仅持有齐星铁塔3.07%的股权。

齐星集团转让齐星铁塔控股权之时就是很缺钱。在还是控股股东的时候,齐星集团就频繁将所持股份用于质押融资,以补充自身资金流动性。当时,齐星集团将所持齐星铁塔股份多处质押,并频繁解除质押再质押,质押比例一度高达99.99%,所得资金均用于补充齐星集团流动资金。在转让控股权前夕,齐星集团解除了大部分持股的质押。

当时的齐星集团深受影响,因此在归还银行贷款过程中多次短期拆借齐星铁塔的资金,用于还贷周转。甚至不惜违规而引发证监会的处罚(企业生死存亡之际,里子远比面子重要)

04

西王集团牵涉其中

西王集团有限公司位于邹平。始建于1986年,是一家以玉米深加工和特钢为主业,配套物流、金融、国际贸易等产业的全国大型企业。控股西王食品(深圳000639)、西王特钢(香港01266)、西王置业(香港02088)三家上市公司和西王集团财务公司。位列2016中国企业500强第404位、中国制造业500强第199位

西王集团作为贷款的担保方,也被卷入其中,且金额巨大。据上海清算网《西王集团有限公司2017年度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》中披露,西王集团与齐星集团为互保关系,西王集团对齐星集团的贷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,截止2016年6月末,涉及金额24.64亿元。

5

05

魏桥集团陷入财务造假疑云

《福布斯》中国富豪榜显示,2016年张士平家族财富365.2亿,排名第27位,多次问鼎山东首富。近年来,由其控制的位于邹平的中国宏桥(截至2016年6月底,张士平通过宏桥控股持有中国宏桥81.12%的股份),规模迅速扩大,已成为世界最大的铝企。

中国宏桥销售毛利率为25.70%;较上年同期上涨2.4个百分点。同期中国铝业的销售毛利率仅为7.90%;南山铝业的销售毛利率为13.39%。事实上,中国宏桥的销售毛利率水平持续高于大部分上市铝企。

中国宏桥远高于同行的毛利率也引起了市场尤其是做空机构的注意。今年3月初,做空机构Emerson Analytics发布报告称,中国宏桥存在财务业绩异常、发电成本不真实、漏报81亿氧化铝成本及隐藏关联方收购事项等,发布当日即暴跌8%。

然而3月22日,中国宏桥和魏桥纺织双双发布公告称,延迟发布业绩并停牌。中国宏桥称,停牌原因是需要更多时间处理其公司核数师就截至2016年底的审核工作提出的问题;此外,其核数师已暂停2017年第一季度的审核工作。

06

靠政府输血和自救能拯救千亿危局吗?

以上的企业均为邹平当地巨无霸型企业,撑起了邹平过半的GDP。

今年以来,当地企业融资成本上升明显,即便是几家知名企业。“比如,魏桥创业集团的发债成本,就比去年上升了1.5个百分点。”即便如此,能获得融资的企业也并不多,尤其是银行贷款。其他金融机构资金很大部分也来自银行,如今大多也“无米下锅”。

邹平县部分企业开始倡议成立共同维护区域正常信贷秩序的联盟。几十家企业联手,希望与银行平等对话,确保贷款按时发放。

“最极端的做法是,如果银行抽贷,所有企业在这家银行的贷款就都不还了。”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这个病毒正吞噬着整个中国经济 | 上海娱乐网
分类:啪啪啪图片 标签:,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!